体彩500幸运赛车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 原創網站首頁原創

封面文章|民營大煉化生死

各自不同的開局之后,民營大煉化項目將迎來各自不同的命運。而他們共同面對的都是充滿變數的市場前景,以及難度極高的項目運營條件,未來每一步,都將關系生死。

2018年的最后幾天,罕見的極寒天氣席卷了大江南北。就在這2018年的寒冬里,位于地煉大本營山東的晨曦集團等幾家民營石化企業沒能熬得過去,相繼破產。與此同時,千萬噸以上的大煉化產業版圖上對民企的堅冰已被鑿開了縫隙;鑿冰人或躊躇滿志,或如履薄冰。

那些死掉的石化民企誕生于石化行業上一輪對民企開放的大潮里。而這些剛剛躋身千萬噸大煉化產業版圖的民企,則是中國石化行業這一輪全面開放下的產物。

在過去近20年左右的時間里,中國石化行業經歷了四次大規模的擴張,也是在20多年前,民企掀起了一股進軍石化產業的熱潮。不過,當時民企所進入的領域主要聚集在化工行業,以及規模200萬噸以下的小煉化產業。千萬噸級別以上的煉油一體化項目從四五年前才真正對民企開放。

這一波民營大煉化項目中最引人矚目的,當屬浙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石化)40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該項目總投資1730億元,位于浙江舟山魚山島,是全浙江、全中國、乃至全世界投資最大的單體產業項目,其一期工程原計劃于2018年底建成投產。

但令人唏噓的是,上述項目的建設周期遠超計劃。

2019年1月初,舟山群島被灰蒙蒙的云低低地籠罩著,綿綿細雨連著下了好幾天,魚山島被渾濁的土黃色海水包裹著。《能源》記者乘坐“岱山9”渡輪,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航行后,登上了魚山島。島上川流不息的施工車輛和眾多有待安裝的設備告訴我們:浙石化大煉化項目仍然處于建設施工之中,建成還有待時日。

除了浙石化之外,恒力集團、盛虹集團也啟動了千萬噸以上的大煉化項目。在2018年的最后一個月里,前者20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常減壓裝置投料開車,后者16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正式開工。

各自不同的開局之后,民營大煉化項目將迎來各自不同的命運。而他們共同面對的都是充滿變數的市場前景,以及難度極高的項目運營環境。如果建設運營順利,這幾個大型民營煉化項目將改變中國煉化產業格局,奠定民企三分天下的基礎;否則,這些民營煉化掌舵人押注上千億元的大煉化項目,恐將走上一條高危高壓的坎坷路。

焦灼的工期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單體產業項目,浙石化40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身處舟山群島之中,遠離陸地。從舟山市區出發,《能源》記者乘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到達岱山縣長白海豐碼頭,又乘坐了一個多小時的渡輪后,最終抵達浙石化所在地——魚山島。

在島上,記者走在滿是積水的中央大道上看到,盡管2019年春節臨近,魚山島上的浙石化工地依舊機器轟鳴,部分區域散落著尚未安裝的管道設施。據儲罐區施工人員介紹,目前儲罐區的12個原油儲罐已基本建設完畢,現正在進行管道鋪設。

為了趕工期,浙石化在2018年12月底就做出了春節不放假的決定。但這也無法改變其2018年年底前無法投產的現實。

在2018年3月15日召開的浙石化項目建設專題推進會上,舟山市的各級政府官員督導浙石化要力保2018年底完成項目一期初步投產,并表態舟山要傾全市之力確保該項目平穩落地。

而浙石化董事長李水榮在2018年5月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明確表示:“項目第一期(2018)年底前爭取投產,我們的目標是11月份油進去,到年底全線打通。”

截止發稿前,浙石化一期項目尚未達到投料開車的條件。公開資料顯示,該項目于2017年7月正式開工,若要在2018年12月底之前初步投產,則建設工期不足18個月。多位業內人士向《能源》記者表示,延期投產并不是什么硬傷,“這么大體量的工程,壓縮在不足兩年的時間里完成本身就是一項不太現實的任務。”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評論說,“這個事情的關鍵問題在于暴露了浙石化對工期預計的不合理,反映了其管理層對大煉化項目管理能力的欠缺。”

對于目前的具體建設情況,浙石化所在的舟山綠色石化基地相關負責人拒絕了《能源》記者的采訪。浙石化控股方榮盛石化在與投資者互動的時候也對該項目的投產日期語焉不詳。而多方信源對《能源》記者表示,預計浙石化能在2019年年內建成投產。

毫無疑問,大煉化項目施工難度極其高,能夠按照預期投產的恒力集團可以說是幸運的。恒力集團董事長陳建華親自掛帥,對其2000萬噸的煉化項目投入了自己最大的精力,幾乎在每一個重大節點都召開項目推進會,督促各部門搶工期。

經過19個月的建設,恒力煉化一體化項目投料試生產。12月15日9時58分,陳建華特意選擇了一個吉利的時辰,打了一條紅色的領帶,親自按下投料鍵,啟動恒力煉化儲運罐區原料供料泵。這標志著其1#常減壓蒸餾裝置開始進油,投料開車。

知情人士對《能源》記者透露說,恒力為了搶工期,經常加班加點,通宵達旦地施工。每天多給工人200塊加班費,所以效率比較高。但“目前恒力也并非打通了煉化全流程,現在只是開始投料試車。估計還要兩三個月才能真正開始生產產品。”

跟浙石化和恒力集團相比,盛虹集團的大煉化項目在開工之前就顯得更加謹慎。

盛虹16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位于江蘇省連云港石化產業基地和連云港徐圩港區,項目建設周期36個月,建設投資714億元。

其預估的建設周期遠超過浙石化和恒力集團,開工時間也較晚。2018年12月14日,在連云港徐圩新區舉行的江蘇省重大項目現場推進會議上,盛虹集團16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正式開工。預計將于2021年建成投產。

盛虹集團的大煉化項目之所以動作較慢,可能與其之前未上市,融資能力較弱有關。2018年8月,盛虹集團宣布借殼東方市場(江蘇吳江中國東方絲綢市場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同年9月,盛虹集團實際控制人繆漢根正式當選為東方市場董事長、總經理,東方市場更名為東方盛虹。“上市之后的盛虹集團才可以更好地融資,為其大煉化項目保駕護航。”業內人士評價說。

資金的壓力

強大的融資能力和資金保障是民營大煉化項目建設運營的關鍵因素。這些新躋身千萬噸大煉化產業的民營企業都具有同一個身份——上市公司,而且有的是在成為上市公司之后,才正式開工建設。

數百億元甚至上千億元的資金投入,對任何一家民營企業來說都是非常巨大的壓力。石化項目投資巨大,回報期較長,還受到國際油價波動的影響,因此,對企業的資金要求更高。

因資金鏈緊張出現危局的民營石化企業并不鮮見。曾經號稱中國最大民營石化企業的寶塔石化去年陷入了票據兌付難題。

與寶塔石化等其他民營石化企業相比,運營千萬噸以上大煉化項目的浙石化、恒力、盛虹需要更龐大的資金支持和保障。

浙石化是2015年創立的民企控股、國企參股的混合所有制合資公司,榮盛石化控股51%,浙江桐昆和巨化集團分別持股20%,舟山海洋綜合開發投資有限公司持股9%。

浙石化大煉化項目的環評報告顯示,該項目總投資1730.85億元,建設投資1574.87億元,建設期利息88.14億元,流動資金67.83億元;其中一期項目投資901.56億元,建設期利息45.99億元,流動資金33.84億元,一期主體工程投資為748.31億元。項目總投資中,30%為企業自有資金,其余為銀行貸款。

以一期項目901億元的總投資來看,榮盛石化持股51%,需要投入自有資金超過130億元。根據榮盛石化財務報告,其2017年營業收入為705億元,總資產為620億元,凈利潤20億元,預計其2018年凈利潤可能達到24億元。

顯然,榮盛石化的自有資金要湊齊130多億元的投資難度不小。為了籌集資金,該公司于2017年7月啟動了規模為60億元的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浙石化40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

“民營大煉化項目最大的顧慮應該就是資金問題了。煉化項目項目投資巨大,企業如果沒有較強的融資能力就可能造成資金鏈緊張。”某證券分析師對《能源》記者說,“浙石化拿到銀行貸款后,資金方面的問題應該就不大了。”

恒力的煉化一體化項目比浙石化的裝置較少,總投資也較少,約為740億元。恒力的做法與榮盛類似,也是通過發行股份募集了70億元投入到其一體化項目里。另一方面,恒力集團則與國家開發銀行等8家銀行共同簽署310億元人民幣、12億美元的銀團合作協議,總計獲得約400億元的貸款支持。

盛虹集團的16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雖然比恒力的規模略小,但該項目總投資高達775億元。剛剛開工的盛虹集團,接下來也將面臨籌集資金的難題。


復雜的運營

千萬噸以上的煉化一體化項目,絕不僅僅是有錢就可以搞起來的。復雜的工藝流程和運維管理對首次進入該領域的民營企業來說,挑戰不小。

即使是與國內現有的大煉化項目相比,浙石化的一體化項目裝置也最復雜的,比其他大煉化項目的裝置套數都多。

浙江省發改委對該項目核準的批復顯示,該項目總占地面積為1307.9公頃,其中452.4公頃為存量建設用地,涉及圍填海面積855.5公頃。其中一期項目主體工程用地452.4公頃,為存量建設用地。一期項目主體工程主要包括2000萬噸/年常減壓蒸餾、300萬噸/年輕烴回收、300萬噸/年延遲焦化、500萬噸/年渣油加氫脫硫、380萬噸/年蠟油加氫裂化、800萬噸/年柴油加氫裂化等20余套裝置。

據知情人士透露,浙石化有找中石油、中石化的專家來幫助其建設運營,比如,中石化的王牌煉廠鎮海煉化的運維團隊就對其有指導。

恒力和盛虹的煉化一體化項目在運營方面比浙石化難度稍小一些,但仍然比目前的其他大煉化項目擁有更復雜的化工產品生產裝置。

“更加復雜的煉化一體化裝置是發展的趨勢。盡管運營難度提高了,但對這些民企來說將有更好的投資回報。”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說,大型煉化項目的投產確實需要一定的行業經驗,這些民營大煉化項目都在聘請相關的行業專家對項目的投產進行指導,另一方面,煉化項目的各種設備裝置技術都較為成熟,相信從下游逐步往上走的民營企業是具備相應運營能力的。

雖然欠缺經驗,但民企在運營上也擁有自己的優勢。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市場與信息部主任祝昉對《能源》記者表示,從機制體制和反應速度各方面來說,民營企業優于國企,他們對市場反應更加靈敏。

但祝昉提醒說,搞石油化工不是有錢就能干,還要有熟練工藝的工人和技術人員,以及安全保護、防護、環保等等,是個大的系統工程。大煉化項目運維需要很專業的人才隊伍和人才積累。如果只是為了獲得PTA、PX產品去搞煉油,是得不償失的。

被夾擊的市場

其實,除了民企新建大煉化項目,央企、國企、以及外企,都正在布局中國煉化產業的道路上前赴后繼。火熱的市場氣氛背后是競爭不斷加劇的市場環境。

目前,國內已經在建或有計劃建設的千萬噸級以上煉化項目已經超過10個,煉化一體化項目產能正以史無前例的速度擴張。

煉油產能過剩的形勢已經非常嚴峻。據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發布《2018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稱,2018年中國石油表觀消費為6.25億噸,同比增加0.41億噸,增速為7%。2018年國內煉油能力過剩0.9億噸/年左右,而2019年的過剩產能則將升至約1.2億噸/年,同比增長三分之一。

“民營大煉化項目最大的顧慮應該就是資金問題了。煉化項目項目投資巨大,企業如果沒有較強的融資能力就可能造成資金鏈緊張。”某證券分析師對《能源》記者說,“浙石化拿到銀行貸款后,資金方面的問題應該就不大了。”

與此同時,PX等其他化工裝置的擴能步伐也在加快,過剩難以避免。據2018年5月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發布的《2018年度重點石化產品產能預警報告》,預計2020年我國PX產能將超過3300萬噸,2025年有望超過4000萬噸。而2017年國內PX需求量只有2337萬噸。隨著浙江石化一期和恒力石化兩大項目建成,我國將新增850萬噸/年PX產能,預計2021年我國PX產能將達3983萬噸。

“盡管我國PX、PTA等進口量很大,民營企業擴大該部分產能可以彌補缺口,但是長遠來看,仍需要專注于差異化產品,才能具備更大的競爭力和利潤空間。”祝昉對《能源》記者表示,“包括聚乙烯在內的化工產品進口量雖然比較大,但是大多是高端化產品如茂金屬催化劑等,目前國內很多企業不具備生產能力。對于民營企業來講,產品路線仍需慎重考量。”

不過,也有不少業內人士對新增的民營煉化一體化項目未來的市場看好。“從整個中國的煉化產能來看,煉油產能過剩已經非常嚴峻,而烯烴和芳烴等基礎化工原料產能嚴重不足。這些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整體上還是具有較強競爭力的。”

另一方面。市場環境還新增了對這些項目利好的因素。上述業內人士表示,2018年2季度開始實施了成品油消費稅新政,對成品油經銷商變票和虛開增值稅發票重拳出擊,這將淘汰那些侵蝕合法合規產能利潤的落后產能,合法合規產能將逐步進入供求平衡(甚至緊平衡)的改革紅利收獲階段。

的確,正是有了使得市場更加開放、公平的因素,也吸引了更多的外資投入到煉化產業。而外資企業的進入,恐怕將進一步壓縮民營企業的生存空間。

2017年版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減少了限制性措施30條至63條,同時繼續鼓勵外資投向先進制造、高新技術、節能環保、現代服務業等領域,石化行業同樣成為外資看好的領域。

外資除了新投資化工廠,還正在加快布局成品油銷售市場。殼牌、BP都正在積極新建加油站,殼牌還獲得了首個外資企業的成品油批發資質。這使得石化下游產業的競爭更加激烈。

成品油銷路難題

成品油過剩局面已經可以預見,持續不斷擴大的產能又要在何處安放?浙江石化與恒力的煉化一體化項目將成為2019年新增產能的主力,其成品油銷售環節成為業內擔憂的主要問題。

據了解,浙江石化一期主要產品中,成品油836萬噸(航煤284萬噸,柴油172萬噸,汽油379萬噸),芳烴450萬噸,烯烴約320萬噸。恒力煉化一體化項目主要產品包括成品油990萬噸(航煤370萬噸,柴油160萬噸,汽油460萬噸),芳烴488萬噸,烯烴約380萬噸。整體而言,成品油和石化產品的比例約為1:1。

如此大規模的煉油產能,在布局之初是作何考量呢?卓創資訊成品油分析師楊霞認為,大型一體化煉油項目必有其建設合理性。“雖然國內煉油產能總體過剩,但由于國內煉油行業發展的歷史原因,在全國范圍內并沒有實現煉油供應與需求的合理布局,目前諸多煉油產品仍然需要跨區域流通。”

楊霞說,從企業角度看,煉廠布局與市場的不匹配,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其整體競爭力。多數是以“單煉廠”為單位的盈利性驅動發展。所以,無論是以全國視野還是從企業的角度來看,新建煉油產能更多是為了實現全國產能戰略布局的優化。

從一些公開資料上可以窺見恒力和浙石化恒力對其未來成品油銷路的謀劃。恒力與中石油、中石化和中化建立了合作關系,在成品油銷售等方面展開業務合作。浙石化則主要依靠與浙能集團的合作打開成品油的銷路。兩家公司共同出資投資設立了浙江省石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浙江石油),浙江石油則計劃建設100萬噸能力的燃油加注設施以及700座分布式綜合能源供應站,以消納浙石化的成品油。

不過,楊霞認為,在我國加油站行業,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兩桶油”占比過半,剩余部分民營加油站占比較大,格局已經相對穩定。所以,即使外資企業通過走高端差異化路線或許會搶占部分市場份額,但很難挑戰國內現有競爭格局。另一方面,加油站的位置是決定加油站盈利與否的重要因素,國企在城區及高速上的占比較高,而民營加油站非城區占比居高。

除了國內的銷路,出口也是民營大煉化項目未來產品銷路的主攻方向。2019年國家成品油出口配額下放力度增強,年度出口量將再上新高度。截至目前,2019年第一批成品油出口配額已全部下發,共計2150萬噸,其中一般貿易方式1836萬噸,占85%;加工貿易方式314萬噸,占15%。與去年同期相比,配額總量同比上漲8%,其中一般貿易同比上漲13%,加工貿易同比下跌16%。

有業內人士認為,鑒于國內煉化過剩的局面,民營煉化項目未來拿到成品油出口配額的難度應該不大,政府部門應該會鼓勵他們出口成品油。而且從其的地理位置來說,成品油出口也是比較便利的。

不過,對于剛進入成品油行業的民企來說,出口成品油亦是一項復雜的系統性工程。無論是經驗豐富的石化央企,還是對國際市場駕輕就熟的外企,都是其非常強勁的競爭對手。未來擺在他們面前的道路仍然坎坷,每一步選擇,都將與生存關聯。

(本文對原文有刪減,更多詳細內容請查看《能源》二月刊封面報道)

Top 体彩500幸运赛车 福建十一选五下载 导师带领买彩票可信吗 棋牌游戏送分20w 极品飙车下载 广东体彩11选5中奖助手 2018海南环岛自行车赛阿陀岭 赛车自由的百科 集结电子游戏网站是多少 河南泳坛夺金120期查询 极速时时1分钟开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