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500幸运赛车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 電力網站首頁電力

與權威專家商榷:對“交叉補貼”和“供氣虧損巨大”的不同看法

  • 郭宗華
  • 2019-03-01
  • 4980 次閱讀
  • 來源:能源雜志
近日,筆者注意到有專家拋出兩個觀點,一是天然氣在價格理順之后仍存在交叉補貼,二是氣價倒掛致使油企虧損。對此,筆者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想與業內人士進行探討。


近日,筆者注意到有專家拋出兩個觀點,一是天然氣在價格理順之后仍存在交叉補貼,二是氣價倒掛致使油企虧損。對此,筆者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想與業內人士進行探討。

關于“交叉補貼”的疑問

某研究員在一篇文章中寫到:“天然氣在高速增長的同時,也出現了許多利益沖突,交叉補貼過多,供氣虧損數量巨大等矛盾明顯”。某教授則在一次會議上指出價格改革步履艱難,其中一個問題是“氣價交叉補貼和氣價倒掛現象仍然存在”。兩專家談的是一個問題,天然氣行業不僅存在“交叉補貼”而且“過多”,不僅“氣價倒掛”而且“供氣虧損數量巨大”。

國家發改委理順價格的文件之前,交叉補貼的提法是專家的常用詞匯。文件頒布后居民和非居民用氣同價,不存在誰補貼誰。

交叉補貼是指同樣的商品或服務,以不同的價格賣給兩類客戶,其中一類客戶的價格低于賣方成本價致其虧損,賣方需要從另一類客戶較高售價的盈利中予以補貼。弄清交叉補貼,首先是應弄清氣價是否低于成本價。是否應該讓油企算一算,平均每方氣的成本多少?倒掛多少?年供氣總計虧損了多少?

“交叉補貼”這個術語和補貼額度行業認識不統一,為此本人在去年請教了價格監測的官員、油企的研究員、石油大學的教授,三人表述各異,這也實屬正常。不妨向兩位認為交叉補貼嚴重的專家請教,你們認為的交叉補貼不但存在而且“過多”是多少次?至少是兩次吧(或者更多)?現在理順價格后應該沒有終端客戶交叉補貼一說,如果說對居民用氣價格浮動設上限或國家管控價格算一次(或算兩次),是否還有一次吧?這一次補貼是誰給誰補?補貼了多少?如果沒有任何交叉補貼即完全市場化,銷售價格應該是多少合理?

關于氣價問題這是近年來上游與下游、供方與需方一直爭論的話題,筆者認為能源主管部門、油企、專家學者有責任和義務將成本價透明公開。如果成本價確實高,就是高到10元錢一方消費者也應認可或者體諒。國家若確實補貼過多,油企確實巨額虧損至少讓消費者知道真相。用事實說話,用數據說話,含糊籠統的說法不能服人,只能引起更多的猜疑、混亂。

價格是一把雙刃劍

價格是一把雙刃劍,過高的價格將抑制消費,最終傷害油企。中國現在天然氣供應是冬季“氣荒”,夏季“荒氣”,全年總體上并不缺氣。隨著煤改氣政策的調整和LNG接收站的大規模建設,供大于求的局面將很快出現。合理的價格有利于擴大消費,從而有利于上游企業自身的發展。

去年煤改氣政策的調整,“以氣定改”和“‘四宜’中的‘宜煤’”是環保政策的后退,將影響天然氣的發展,但上游企業不以為然。

去冬今春預料的全國大范圍“氣荒”事件并未如期而歸,就是一個例證。前冬去春北京重啟燃煤熱電廠是在供熱近一個月發生大面積氣荒之時,而去冬重啟是在供熱開始之前。因煤改氣政策一度十分熱鬧的LNG點供嘎然而止是又一例證。“以氣定改”不是某些油企專家宣稱的天然氣發展的“定海神針”而是“緊箍咒”,誤判形勢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煤改氣政策調整的直接原因是缺氣,深層次的原因是經濟性太差,天然氣為什么弱不禁風原因在此。沒有環保政策的高壓態勢,在自愿平等的商品交易原則下,天然氣無疑是終端大戶(工業)最不受歡迎的燃料。國家給油企的壟斷權和環保政策的壓力,事實上對油企是一種保護。

薄利多銷與融合發展

薄利多銷是一個古老的經商之道,仍然適用于天然氣產業的發展。其出發點是:40年高速發展積累的環境問題,使清潔能源的大規模利用刻不容緩;中國待氣化的50%居民地處城郊和農村,經濟承受力最差;工業用戶是冬夏均衡用氣的大戶,高氣價使工業產品缺乏國際競爭力,從而影響我國經濟的全面復蘇;供大于求的局面將很快出現,近則一到二年,長則三至四年,目前夏秋季節已出現滯銷情況。

薄利多銷刺激消費,消費量翻一到兩番都是可能的事情,油企的收入可能更可觀,這是直接效益。間接效益更無法估算,工業用氣量增多,產品出口競爭力增大,整個國家的競爭力增強,國家財稅收入的增長可能是油企提高氣價增加收入的好多倍。清潔能源的賬站在企業的立場應算長遠利益,站在國家的角度應算整體利益。

產業鏈環環相扣,環開鏈斷財路斷。天然氣產業鏈的上、中、下游和消費者四位一體應該和平共處。公用事業是聯系政府和人民感情的紐帶,清潔能源是國家肌體的血脈,融合協同發展對各方都有利。

管道獨立和天然氣岸站動了誰的奶酪

某研究員在同篇文章中談到“能源領域的惡性競爭仍然十分激烈”時指出“各地爭相上能源大項目,能源合理布局缺乏統一優化,不但在發電和輸變電項目上普遍存在,現在進一步擴展到天然氣岸站、石油煉制等多個領域。”在談到能源改革時指出“能源領域的改革要做大做好蛋糕,而不是人為重切蛋糕”。“人為重切蛋糕”——如果沒有理解錯的話是指國家管道獨立一事。

管道獨立和天然氣岸站,一個有利于公平開放互聯互通,一個有利于主體多元化增加進口量和打破壟斷。讓那些民營企業承擔點社會責任,也是為國家和國有油企分憂解難,有什么不好?

某教授則在同次會議上講道:“既使管道獨立以后也暫時不主張開放,因為沒有競爭環境”。沿海一帶已建約20個LNG接收站,國有的民企的都期盼進入輸氣主管道,陸上頁巖氣煤制氣也待以時日,可以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不知其要的是什么“競爭環境”。

讓國有油企“做大做好蛋糕”是這兩位專家的心愿,二位是否想過油企是可以做大做好蛋糕的,但價格可能使人民消費不起。既想在下游終端推崇價格市場化,又不想讓上游主體市場化(多元化),這一觀點可能將中國的能源改革引入歧途。


Top 体彩500幸运赛车 15选五技巧与方法 体彩26选5 2019年四不像图资料 中国队对黄蜂直播 675555香港开奖结果i 秒速时时彩计划两期 单机版梭哈破解版 北京5分时时彩走势图 十三水 福彩3d在线投注